Kilig

 

我贪得无厌 想磕所有CP

[周江]《我对你说过的话都在慢慢长大》

倾斜角:

总决赛结束了,给他俩写个小段子。傻白甜口味,时间就定在比赛后。钻戒明年再戴。










《我对你说过的话都在慢慢长大》






比赛结束两小时,各家队员终于从采访、摄像和发布会的泥潭中挣扎出来,逃回休息室。


到底是总决赛,说惊心动魄也不为过。每个人都有种头顶淋水跑完长跑的刺激感。不同的是,有人淋着热水,而有人淋着冷水。




江波涛还没离开房间。大巴在外面,负责人和其他队员陆续过去,他习惯性殿后,检查着还有什么遗漏。


周泽楷低头坐在一旁。江波涛猜他在刷微博,看看有没有有趣的赛后发言。但周泽楷手里什么都没有。


江波涛在他沙发旁半蹲下,将两道视线持平:看什么呢?


周泽楷笑笑。


他们情绪都很稳定——他们总是稳定的,无论发生什么事。


江波涛是个心态挺好的人,对输赢虽然追求,却不过分在乎。周泽楷也一样。哪怕是与冠军失之交臂的今天,都没有哪家媒体可以从他身上抓到任何破绽。


江波涛说:这么算起来,每次比赛完最后走的都是我们啊。


周泽楷歪头想想,给予一个肯定的大幅度点头。


江波涛说:前几次我们都聊些啥?


周泽楷说:我俩的事。


江波涛说:对哦,第一次拿冠军之后你还告白了。


周泽楷说:嗯。


江波涛说:第二次呢,说了什么?


他是真不记得了,虽然好像是挺重要的事。见周泽楷勾勾手指,江波涛不明所以凑过去,迎接一个不怎么深入却完全不容拒绝的吻。江波涛认真地跟他接吻,半天才想起,那次他相当高兴,抓着周泽楷说了一大堆设想中的事。轮回要争取三连冠啊、这次新训练卓有成效啊、团队气氛严肃活泼啊、刚才有媒体约了下次采访啊、我们居然也谈满一年了啊……


周泽楷老老实实听到最后,回了三个字:我爱你。


江波涛说:哎呀,我也爱你。




一年过去,他们又蹲在休息室里假借善后名义谈人生。江波涛勾着周泽楷说:这都第三回了,你有什么想说的?


周泽楷被逗笑了,点点头,又摇摇头。


江波涛问他:三百六十五个太阳升起又落下了,队长同志你说,你还爱我吗。


周泽楷从不搞作弊式答案,老老实实回答:我爱你。


面对面、眼对眼,一个大直球,弄得江波涛高兴之余略有些吼不住这高压电。


江波涛说:每年都要这么来一次,也挺好的。


第一年夺冠时他们趁机解决了个人问题;第二年夺冠时江波涛说坚持得了一年就能坚持一辈子;第三年,他们已经想不出要怎么继续这个话题了。所有能做的事,似乎都已做尽。


最后江波涛把手伸到周泽楷面前,摇了摇。周泽楷心领神会,假装手里有个空气戒指,小心翼翼给他套到无名指上,一副真的在送钻戒的表情。


江波涛说:先赊着,明年再搞个总冠军钻戒。


周泽楷说:没有钻啊。


江波涛说:那镶一颗。


周泽楷说:买。


江波涛知道他的意思是钻戒这东西对我俩来说就是根榨菜赶紧买买买,摆手道:算了,还不如买房子呢。


周泽楷说:买。


江波涛说:房子都买了,你干脆再买辆车。学区房加接送车,典型学生家长标配。


周泽楷说:买。


江波涛笑了,搂着他脖子郑重亲他,半垂下眼。


江波涛说:谢谢你每年都对我说一句很好的情话。我也爱你,比谁都爱你。




从喜欢到恋爱,从爱情到生活,三百六十五乘以三。江波涛想,人这东西真的单纯又复杂,说要求太多吧,一个爱字都能解决;说心思简单吧,又想每天有所不同。


但他们之间说过的每一个字都在慢慢长大,从细不可见到顶天立地。左心房填满爱情,右心房填满扶持——每一个字眼都是他们亲口说过,又亲身期待的。




三年,五年,十年。


它总会继续发育下去,没有极限。










评论
热度(1448)

© Kil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