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ig

 

我贪得无厌 想磕所有CP

【周江/古风】代嫁记(14)

双生茕立:

这是一篇名字随意,内容狗血,文笔平凡,私设如山,bug超多,OOC严重,写作周江,读作无差,更新不定期,大概是中篇的点文。




如能接受以上几点,请继续阅读。




(1)




下面正文


##############################


(14)


周泽楷这一觉足足睡了半个月,其间迷迷糊糊醒来过一两次,施过几次针后又再次陷入沉睡,妙手老人说这是个好兆头,毒素被排出,阴毒也被逼迫消散,周泽楷的筋脉正在重塑修复,后面的事就无需他操心,没几天就不辞而别,留下他的徒弟照看周泽楷。


“这是今天的药剂,红碗外敷,白碗内服,早晚各一次。”


“多谢张医师。”


“不用,新杰也是听从师命。为医者当为病人负责,此乃医者本分。”


“张医师,泽楷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此事视个人而异,张某不敢断言。”


相处多日,江波涛也有些了解这位张医师的性子,所以他也不打算再问,只要知道周泽楷的身子在慢慢变好就行。


 


江波涛这半个月过的也很充实,在明确自己的心意后,他做好了长期“战争”的准备,首先他打算接手部分产业壮大自身,然后再试着和双方父母通气,最后再考虑其他的因素。


 


只不过当事情真正实施的时候,他一度怀疑自己当初的担忧是不是有些过头。


“江少爷,这是这段时间的茶园的账目。”


“江少爷,这是酒楼的新菜谱,请您过目。”


“江少爷……”


“江少爷……”


在提出自己想要为父母分忧后,江家双亲没要求江波涛回来,反而很痛快的调派手下人去往周家听从调遣,而知道此事的周家双亲不仅没有生气江波涛的自作主张,反而分出部分产业让江波涛管理,俨然就是没把江波涛当外人。


周家的下人们也是完全没有过问“少夫人”在少爷昏迷时回娘家这件事,对于突然出现的江少爷也没有疑惑,格外毕恭毕敬,就好似江波涛才是周家主事的人。


身边人的态度让江波涛恍惚觉得他和之前的他没有任何区别,一帆风顺到江波涛都要为纠结痛苦的自己鸣冤,他做了那么久心理准备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喂周泽楷吃完药,江波涛照例陪在他身边讲述自己一天的琐事,最后吻了吻某人的嘴角。


“我要出门了,泽楷。”


 


“江少爷……”


“怎么了?”


走到半路被人拦下,面前的侍女面露难色,江波涛认出这是伺候周泽枢的女婢。


“那个,过段时间就是周少爷的生辰,早上泽枢少爷偷偷溜出去,说要给周少爷准备个惊喜,不让我们跟着,也不让我们说出去……”


“但是已经下午了,泽枢少爷也没有回来……所以……奴婢觉得还是和江少爷通报一下比较好……”


“我知道了,你先找几个人去找泽枢少爷,有情况告诉我。”


“是。”


 


说起来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看见小泽枢了,这段时间天天陪着周泽楷,对这孩子都有些忽视,他应该是寂寞了才一个人跑出去玩的吧……也不知道他口中的“嫂子”突然变成男子会不会让他反感。


 


江波涛以为小泽枢只是贪玩而已,但直到晚上下人回来汇报他才发现事情没他想得那么简单。


“你说没找到?”


“是的……我们几乎找遍了每个泽枢少爷会去的地方,但是,都没有找到……”


“店家们也说没看到泽枢少爷,而玉阁的老板说泽枢少爷选了一块玉后就离开了,没有在他那里停留……”


没去周家的店铺,那小泽枢会去哪儿?


 


“江少爷,刚刚得到消息,有人看到泽枢少爷和一个女人走了……”


“女人?”


“听描述……感觉像是柳小姐……”


“柳叶儿!”


江波涛怎么也没想到还能听到柳叶儿这个名字,看来这女人还没有放弃成为周家少夫人这个想法,所以打算从小泽枢那里入手吗?但是小泽枢明显很讨厌她,又怎么会和她走呢?


“你们知道柳叶儿现在住在哪里吗?”


“柳小姐应该是住在街头的那家‘云华楼’。”


“我知道了,我去找小枢,你们把这件事告诉周夫人与周当家,让他们先不要担心。”


 


如果是柳叶儿的话,应该不会对小泽枢不利,江波涛这么想着,但是内心却升起了一阵不安,总觉得事情没他想的那么简单……这种预感在看见慌成一团见到自己后更是吓得花容失色的柳叶儿时变得更加强烈。


“你……你……”


“小枢呢?”


“小……小枢?没……没见过!”


“柳叶儿,你最好明白一点,周泽枢也是周家少爷,是周当家最宝贝的侄子,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你觉得周当家会轻易放过你吗?还是说你打算逃到什么地方藏起来?”


江波涛的话很明显恐吓到了柳叶儿,柳叶儿当然知道周泽枢的重要性,不然不会在人丢了后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逃跑。想到周家那几乎遍布整个国家的商业网还有柳依依那果断狠辣的手段,过度的恐惧让本就担惊受怕的柳叶儿直接大哭了出来。


“我……我只是想……想让小泽枢告诉我……楷哥哥喜欢什么……所以……所以拉他陪我去……去城外的集市……想买些新奇的玩意,谁知道……谁知道买完东西……一转眼,他……他就不见了……我不是故意把他弄丢的!”


柳叶儿觉得自己很冤,她只是想讨好周泽楷,一点也没有要与周家做对的意思,凭她的胆量也就敢和同为女性的“江涟漪”叫叫板,还被人吓到了,怎么可能故意去害那个麻烦的小鬼。


 


“那个集市在哪?!”


不会和他想的是一个地方吧……


“城外……西南……上……上华山附近……”


果然是那里!


江波涛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当年他与涟漪被抓,也是因为逛集市后与家人分散,没想到小泽枢和他当年的遭遇相同,想到最近的孩童拐卖案件,江波涛双手紧了紧,虽然方哥不太愿意他介入这件事,但为了小泽枢,他不介入都不行了。


 


周泽枢醒来时觉得后颈很疼,脑袋胀胀的,身体与地面接触的冰凉让他瑟缩了一下,逐渐清醒过来。双手被缚在身后,耳边隐约有孩童的哭声,周泽枢眨了眨眼,这里是……


 


“这小鬼真能让我们顺利脱身?”


“当然。要不我们冒这么大风险抓他来干嘛!老七差点就被那帮官府的人盯上了!”


“这小鬼到底是什么人?”


“呵,这小鬼的背景可不小,要不是那个蠢女人我们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抓到他?他可是我们逃脱的筹码。”


“可恶,要不是那帮‘买家’失约,我们也不会白亏这么多钱,还被困在这座鸟不生蛋的山里,和一群吵吵闹闹的熊孩子一起!”


“妈的,吵死了!安静点!”


 


他这是……被绑架了?


“老大,这小鬼醒了!”


“很好,把他提过来。”


弄清事实的周泽枢尝试着冷静下来,虽然没被绑架过,但是生在那样的家庭,这种事或多或少都听说过,周泽枢努力让自己显得镇静。


“不愧是有钱有势人家的孩子,感觉和一般的小鬼就是不一样。”


“看来是弄清楚情况了,小鬼,我们也不想伤害你,干完最后一票我们也打算离开这破地方,乖乖写信让你家大人拿钱来赎人,大家都平安,别耍花招,不然有你好受的。”


 


周泽枢乖乖地点点头,被松开后十分听话地开始照绑匪的叙述写信,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感觉角落里有个人在盯着他,那种眼神充满恶意,就好像自己和他有仇一般。


乖乖回到一开始躺的地方,周泽枢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但仍无法克制因那恶意而产生的颤栗。


等到绑匪拿着信离开后,周泽枢偷偷瞄了眼那个角落,模糊不清的灯火下,角落里坐着的男人好似鬼魅一般没有存在感,男人的脸分外可怖,整张脸就好像被火烧过一般,瞪大的眼珠死死盯着周泽枢,发现周泽枢的目光,男人的嘴角抽了抽,破烂的嘴唇几乎遮不住他的牙齿,使他的表情分外扭曲。


周泽枢赶忙收回目光,这个人……好可怕……




-tbc-


##########################


原谅我最近快被作业这磨人的小妖精调教至死根本没时间码文,网络还傲娇着跟我过不去坏掉了,人生为何如此悲剧!


感谢小伙伴们体谅我没有按时更文,暂时度过作业狂潮,今天开始恢复更新。





评论
热度(68)

© Kil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