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ig

 

我贪得无厌 想磕所有CP

Dark Blue 2

Abernthy:


【2】
   “你确定要带着?”楚子航看着恺撒手里的一盒抑制剂问,他坐在电脑面前,打着下一个月寄给妈妈的邮件。
   “……”恺撒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关心Omega发情期抑制剂的服用,让他感觉自己像一个秃顶的猥琐大叔一样。
   “应该放在哪里?”不用恺撒解释,楚子航接过药剂准备往行李里塞。
   “一般都是随身带着的吧。”恺撒阻止了楚子航想把抑制剂塞进托运行李的打算。
   “哦?”楚子航听话地把抑制剂塞进自己的背包。
   “我说,就没人告诉你这些常识吗?抑制剂的服用,Omega发情期的注意点和标记的具体方式?”恺撒觉得自己像是在面对一个分不清ABO性别的小孩子,而他偏偏却显得好像比楚子航还要着急。
    楚子航迷茫地看了一眼恺撒,他从十六岁毫无发育特征开始,所有人的重点已经不是对他进行青春期教育,而是到处去看医生。
   看他正襟危坐准备认真听课的样子。恺撒额角的青筋忍不住跳了跳:“你打算让一个alpha和你讲Omega的生理知识?”



恺撒似笑非笑地看着楚子航“难道不是那样吗?”地表情,终于开始正视心中那种被称为无力感的东西。
   “去问你的儿科医生要本书吧。”恺撒叹了口气,拍了拍楚子航地肩膀。

   到了出发的时候,因为澳大利亚的气温比美国高出不少。楚子航外面披着呢大衣围着围巾,里面却只穿了一件短袖,远远望见恺撒拎了一个包,拖着一个拉杆箱,伴着轮子咕噜咕噜的滚动声向他走来,似乎也是和他一样的打扮。
   “现在那里是夏天。”楚子航对恺撒竟然有那么多行李表示很不理解。
   “不全是衣服,还有武器什么的,准备通过特殊渠道带过去。”恺撒把他手里的拉杆箱交给身边的专员。
   “嗯,身份证件准备好了吗?”楚子航点点头,把除村雨以外的武器也全部交了上去,因为他看见恺撒同样也留下的狄克推多和沙漠之鹰。
   “你的。”恺撒扔过去一张小小的卡片,楚并不是什么少见的姓,子航也不是引人注意的名字,所以诺玛干脆用了他的真名,把他伪装成了一名普通的中国游客。
   楚子航端详了一会儿那张拍得像遗照一样的证件照,歪过头去看恺撒的。
   诺玛同样也保留了恺撒的名字,只是改掉了那个风骚的意大利姓氏,而是变成了一个美国姓,布斯。这种姓氏就好像你在中国大街上喊一声王先生,回头的人能有一个加强连那么多一样,平淡无奇。毫无疑问,证件性别那一栏里填着Alpha男性。
   恺撒是血统纯正的Alpha,骨子里的侵略性藏也藏不住,也没有办法伪装成普通的Beta。    虽然楚子航闻不出Alpha信息素的味道,但是恺撒天生就有一种让人寒毛直竖的气场。
   而楚子航证件上写着beta男性,似乎比事实更有说服力。熟悉完毕了新的身份,楚子航把证件塞回了包里。
   指尖传来玻璃制品的冰冷触感,楚子航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早已被抛在脑后的抑制剂。而现在那些装在玻璃瓶里的液体强势地宣布了它的存在感。抑制剂几乎是学院里的Omega必备的,一次注射延缓有效期三个月,抑制发情期。
   想到这里楚子航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恺撒给他抑制剂,一定有他的用意,而那用意是什么,楚子航却不愿意去多思考。
   “在想什么?”恺撒看楚子航把手伸进背包后,便呆愣愣地站在原地不动了,忍不住伸手在他面前挥一挥。
   “没什么。”楚子航摇了摇头,缩回手,钻进了通往机场地专车。

   其实楚子航的心情称得上混乱,他觉得眼睛很干想要把美瞳卸下来,但是理智不允许他那么干。事实上恺撒所赞叹过的东方人的黑色眼眸不过是美瞳片的效果,黄金瞳太过刺目,楚子航不得不想些办法遮掩。
   或许自己身上所有的不正常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念头,恺撒不会无缘无故给他抑制剂。他是在自己身上察觉到信息素的味道了吗?也就是说不久的将来他也会经历发情期?
   因为AO的结合可以生下更加优秀的后代,所以在很多地方Omega只是被当作生育的工具而已。而天生的力量缺陷注定他们要臣服于一位Alpha,甚至请求他帮忙度过发情期。
   一想到那三个字,楚子航本能地开始抗拒。发情期的Omega毫无理智可言,甚至说得上是发情的野兽,渴求别人的安慰,进入和标记。
   那种身不由己的感觉…楚子航捏了捏拳头,巨大的不适感让他喉咙发干,他翻出矿泉水,轻轻抿了一口。
   于此同时一旁的恺撒皱起了眉头,他又闻到了那股雨后青草的香味。只是这一次他不动声色地继续假寐着,Omega信息素的味道并不是很浓,在他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他忽然担心起来,气味莫名其妙地突然出现,恺撒觉得楚子航总有一天会用上,只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开口告诉楚子航这种可能性。
   说实话,他从来没有将楚子航当作Omega,他一直把他放在和自己同等的位置上,无关社会对AO的评价。他欣赏楚子航,从实力上看他无疑是一个强大的对手,而且不光是他,连楚子航自己恐怕也无法想象他自己真正变成Omega的样子吧。
   两个人各自想着事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同一件事情了。

    机场到了,恺撒轻车熟路地走向VIP通道,换了登机牌然后走向登机口。一路上楚子航再也没有开口,他们两人独处的机会在印象里是不多的,结果是不欢而散的又占了大多数。这样和谐的相处楚子航也没有应付的经验,只能采取最保险的方式——沉默。
    “先生,欢迎。”空姐微笑着对他们鞠躬,商务舱的座位总是坐不满的,楚子航向四周看了看,似乎是空了一半的位置。
    对面走过来一对AO情侣,楚子航在他们经过的时候不由自主地皱了皱鼻子——被中和过的味道。
    虽然他对信息素不敏感,甚至可以无视恺撒身上Alpha的味道,但这不表示他闻不到这表示高调秀恩爱的气味。那个Omega身上的味道让他有些不舒服,甜腻腻的,闻着让人牙疼。
    楚子航不禁开始思考自己身上的味道是不是也是这样,他闻不到自己身上的信息素,但是从恺撒的反映来看,应该不那么让人讨厌吧!

    “该醒了。”脸被人轻轻地推了推,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楚子航靠在椅背上不小心睡着了。他看了看叫醒他的人,长途的飞行并没有影响他的精力充沛。这让楚子航的心情十分复杂,这么说,那他也不应该感到如此困倦的——他的体能本是和恺撒相当的。
    “别多想了,只是最近工作强度比较大而已。”Omega的体能会下降,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一个常识,恺撒一眼看出楚子航正在想什么,而他也确实猜对了。
    只是他莽撞地点破让气氛一时之间陷入了尴尬之中。
    楚子航扣好了安全带,随着广播的指示准备降落,他下意识地握了握拳头,力量似乎没有下降,这几天不论速度,反应,灵敏性的测试成绩都很好,完全看不出体能下降。
    但他也确实担心着,而有的时候担心带来了错觉没让他弄不明白自己身体的真实情况,他讨厌超出他控制的局面。
    飞机开始缓缓降落,楚子航望着窗外出现又消失的云层,他听了恺撒的话去借了有关Omega的书籍,图书馆的大爷看见了还夸他是一个好哥哥。
    里面一条条的注意点让楚子航有一种他在看动物饲养守则的错觉。比如一旦进入发情期如果不及时和Alpha结合会对身体造成伤害;被标记后会不由自主地对Alpha产生依赖;再比如Omega脖子后面的腺体,那是他们身上第二敏感的地方。
    再然后是有关Omega权利的维护,卡塞尔和现实的社会是脱离的,因为血统评级的关系,没有人会认为一个A级的Omega是弱者。
    而那本“教育书籍”中,Omega总是处于弱势地位,因为标记后会对Alpha产生依赖,他们被迫被关在家里养育后代——Beta的生育率很低,在很多人眼里Omega孱弱的体质只有传播后代的功能。
    没有人关心他们真正想要什么,虽说有各种各样的Omega维权协会,但大多数人的观念是Omega不应该工作,Omega天生只要服从他人。
    看完之后,楚子航神色复杂地合上书,一直没有提过这件事,因为书里面Omega的生活和学院里的大相径庭,他看了一下四周,大家忙着收东西并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他和恺撒。楚子航觉得自己有必要找个人询问一下,于是伸手推了推恺撒。
    “大家毕业后有结婚的吗?”虽然一句话不明不白,但是恺撒凭借直觉抓住了楚子航话中的内涵,奇迹般地明白了他的意思。
    “考虑到血统临界,很多A级的Omega学生学院是不建议他们和混血种结婚的,而也不建议回到普通社会。”恺撒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这么有耐心,“而且学院也不怎么鼓励他们生育孩子。”
     恺撒想到了执行部那些大龄未婚的Omega,最后只能在执行部自产自销。
    “孩子?”两个字在书上看见过无数遍,但是从恺撒嘴里说出来就显得大不一样,楚子航低头看了自己的腹部,随即被脑中的想法吓得不轻。
看了那么多书,楚子航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但孩子这两个字却如同一道惊雷,把他建立起的心理准备,劈得渣也不剩。


评论
热度(79)
  1. KiligAbernthy红瑟 转载了此文字
  2. MikasoAbernthy红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恺楚安利贩售集团

© Kil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