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ig

 

我贪得无厌 想磕所有CP

走马

Cheyenne:

王黄王无差




想文艺,肚子里没墨水。想唠个嗑接接地气,想不出话讲=。=






>> 4


 


黄少天感觉今天可能有点不宜出行。没拔钥匙就锁了大门这事也不是头一回干了,他在房门“呯”一声合上后内心还是比较镇定的,想着晚上又得给开锁师傅创收了就继续往楼下跑。比较让人神伤的是没买着鸡蛋饼。每天都准时出摊的老夫妻今儿个不知怎么的居然不在往常的位子上,这让黄少天觉得十分忧郁,考虑着到了办公室后得去问来实习的小卢同学收缴一点零食。


之后倒是还算顺风顺水,黄少天开着他那脏兮兮的揽胜一路往单位去,成天堵得习惯成自然,倒也没觉得路况有多发指,结果长征即将成功的时候居然蹭了个人。


黄少天下车之后看着对方那外壳都散架了的电动车,想说大概该去买本黄历了。


 


 


“又迟到了啊少天。”喻文州原本正挨着卢瀚文坐指着电脑不知在说什么,见黄少天来了就笑眯眯地和他打一个招呼。明明是挺平常的笑容挺友好的语气,却成功让黄少天感到了一阵杀气好似下一秒自己的季度奖数字就会被砍掉一个零。


“别提别提。路上和一个开电瓶车的蹭了。我开我的他开他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听见咔一声响。还好对方人没事。”黄少天一脸无奈,他拽了把凳子过来一屁股坐下,“有吃的没有啊小卢?分我点我快饿死了早饭还没吃呢。”


卢瀚文从抽屉里翻出一袋枕头面包,黄少天拿过去看了看,有点嫌弃,“牛奶味的啊。欸小朋友就是喜欢这种有的没的,原生态的全麦面包多好啊你说是不是。”


卢瀚文伸出手,“不喜欢吃就还我。”


“吃吃吃。”


黄少天拿了两片面包就往嘴里塞,毫不在意形象,吃得很是狼吞虎咽。喻文州拿了瓶矿泉水,拧了盖子后递给他。


“叫警察了吗?”


“没啊。他人也没事我车也没事。就是他车前面的壳子整个掉了。估计就挨得太近了呗。那哥们也挺好说话的,说他车本来就破破烂烂的。我把兜里现金都给了他再留了个电话号码就算完事了。不是什么大事。”黄少天大手一挥,比了四个手指头算是回答了卢瀚文“到底赔了多少钱啊”的疑问。他接过矿泉水咕嘟咕嘟灌下去三分之一,卢瀚文要再给他递面包,他摆摆手示意不用了,然后转过头特别真挚地看着喻文州。


两个人原本隔着卢瀚文坐,这会儿在人孩子头顶上灼灼地对视,惹得前排的郑轩干脆站了起来要看热闹。


“文州,咱们不是说好的嘛!”


“说好什么了?”


“你说来你这儿你不管我考勤的事情啊!你说我们是个自由的团体!大家都按照自己的时间表来做事!当初说的好好的啊!你问宋晓!他也听见了!宋晓你过来!”


被点名的人正整个埋在椅子里,两只手噼里啪啦瞧着键盘不知忙些什么,听见黄少天的召唤之后皱了皱眉,“有这事?好像有吧。”


“好像有就是有的。”黄少天满意地拍了下手,笑呵呵和他的顶头上司继续眼神的交流。


喻文州还是笑眯眯的。


“我说过吗?我不记得了。宋晓你听见我说了?”


宋晓一秒钟叛变。“哦。那就是我记错了吧。”


黄少天怒,他说宋晓没想到你长的浓眉大眼的居然也是个革命立场不坚定的人。他拖着凳子挪了位子,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又是一顿好说。办公室挺开敞的一个地方,满满当当被他的声音填满。剩下的人习以为常,该干嘛干嘛,一天的工作就这么开始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说有个活儿你考虑要不要接一下。


喻文州是个特别理想的上司,脾气温和,做事有条理,为人公正,并且大方,这点最重要。当初黄少天回了国,一开始去了一个师兄开的工作室,专门搞雕塑的,说是刚起步,让黄少天去看看,就当帮个忙,过渡过渡。黄少天那会儿一时没想好自己的去处,想着先试试也无妨。后来在项目上认识了喻文州,其实以前也认识,就没那么熟罢了。一来二去感觉志趣相投,又被一大波糖衣炮弹轰炸了一番(比如不管考勤这事,喻文州他真说过),于是收拾了铺盖就过来了。他平常不太管接项目的事,上面给他派了任务,他能做就做,做不了就明说,反正喻文州能想办法,因而这段日子过得很是随性。


结果今天喻文州居然和他用了考虑这个词。黄少天直觉不妙。


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挺准的。


 


“是方锐那边的一个项目。他们不想接施工的部分,你看看你能不能做。”喻文州把电脑屏幕转过来,上面是方锐带的团队之前做的文本,黄少天凑过去草草过了一遍。


“什么情况啊?这个项目我听方锐提过他们跟了很久了啊,怎么突然就不做了?”


“他们之前没接过这种钢结构的大型雕塑——”喻文州把文本翻到其中一页,上面是一张手绘效果图,一艘看起来牛哄哄的海盗船往那儿一横,标了个大概的尺度,的确是不好啃的硬骨头。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黄少天死死地看着电脑屏幕,好像透过液晶屏就能看到背后那位表情严肃一张刻板脸孔实际上脑子里全是天马行空的坏主意的主案。


 


/“你们这种人,做创意的时候能不能想想你们背后结构工程师?他们在哭啊你看见了吗大眼!你行行好啊大眼!”


“你怎么这么入戏啊......”/


 


“而且工期实在太赶,业主那边是想七月份的时候就要开业。方锐他们没把握,而且手头上一起的还有两个项目,所以想把这块脱出来。你看看你能不能做?”


虽然喻文州是打着商量的口吻和一脸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但黄少天觉得,这个人,说不定,已经把合同都签下来了。


黄少天顾左而言他,“之前才和方锐吃饭来着,他怎么自己不问我?”


“他不是觉得尴尬么。”


哦。原来大家都知道这是我前男友做的项目。黄少天冷静地想着。


“那你不怕我尴尬吗?”


“怕呀。”喻文州应得很快,“但是我们要赚钱嘛。再怎么样也不要和人民币过不去是不是少天。”


黄少天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能挣多少?”


“我看了一下方锐那边之前做的报价,大概估了下,差不多能有这个数吧。”喻文州比了个数字。的确很客观。非常客观。黄少天一番权衡,还是无可奈何地动心了。


“那接了。”


“确定?”


“确定。”黄少天一锤定音。


 


 


方锐消息灵通,黄少天没回到他自己位子多长时间,那人的聊天窗口就蹦跶了出来。说合作愉快啊,配上一连串纯真的笑脸。看得黄少天起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


他在输入框里啪啪啪打了不少字,删删改改,以“你和老叶少坑我”为开头,洋洋洒洒一篇议论文,主要论点和那天王杰希说的别无二致——我俩好聚好散,纯爷们不走回头路,你们这群路人甲乙丙丁别瞎掺和。


然后他又把那些字一个个删去。换上了两句客套话。


黄少天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想问问当年鲠直了脖子跑得老远的自己有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兜兜转转还是得和那个大小眼面对面心连心,虽然不是为了谈恋爱是要挣钱。


最好一点关系都不要有啊。好汉还不提当年勇呢。更何况碰着你我就容易栽跟头。黄少天嗤笑了一声。办公室里热得厉害,他松了两粒衬衫扣子,大喇喇往椅背上一靠。闭上眼睛涌过来的全是些前尘往事。


 


说谎可不好啊黄少天。他对自己这么说。




 


TBC

评论
热度(94)
  1. KiligCheyenne 转载了此文字

© Kil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