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ig

 

我贪得无厌 想磕所有CP

轶事-恋爱

独步吟客:

感觉本子卖到头了,剩的拿来垫桌脚。便来发个文


   


恋爱轶事   唐昊X林敬言


 


『01』


唐昊自浅眠中醒来,意识朦胧,他身子犹自留在梦里,恍惚地盯着窗外仍旧淅淅沥沥的小雨下得仿佛没完没了,大脑却已先行对此释放代表不快的讯号,以提示他所处环境的不适宜,唐昊于是情绪很糟地坐起身来,手掌触到隐隐浸着潮气的沙发背使他愈感烦躁。
光在休息室睡了个午觉连屁股都湿了,这就是他为什么始终对N市喜欢不起来。唐昊嫌弃地在裤子上抹了把手,想起他上一次碰见林敬言也是在这种天气。潮湿。晦暗。阴雨连绵。那个可真是无论如何都说不上愉快的经历。尚未来得及离开俱乐部的林敬言,和初来乍到的唐昊巧遇在训练室。


 


仔细说来,其实这事也不完全算巧合,而且多半的错其实在林敬言身上,那会儿他胸中着实憋着股由来分明的闷气,是看似云消雾散实则一息尚存的,不讲道理地急需纾解。要换作平常的他在那种情形下看到唐昊独自坐在训练室里打游戏,怎么也不会主动去搭话,更遑论多事地指摘他操作的小毛病。完全是多管闲事,或者说自己找不痛快。


 


林敬言想自己或许还是留下了点不甘心,对于那场比赛,和不像样地输掉的自己。所以他在那个时点没有一走了之,而试图指正刚刚打败他的后辈在一些时机、以及招式选择上的错误,以证明自己仍旧拥有足够的资格行走在追逐荣耀的路上。当然,他也可能仅仅是想出一口气。林敬言不甚确定。那情绪不过一念之间闪现,比起这个,他对那之后与唐昊之间短暂的对话更加印象深刻。这个年轻人似乎将骄傲刻在骨头上,往好说叫做真性情,讲难听了大概是任性妄为。他说我不需要手下败将的指导,脸上的神情与全明星赛时如出一辙,全然的信心十足成竹在胸,对此林敬言至今仍历历在目,几成梦魇。他认为唐昊情商有点问题,于是脱口而出你这性子若不改改以后要怎么当队长。说完他自己都一愣。


这话说得着实不好。事过境迁后林敬言反思。于情于理他对人家说这个都不合适,既没资格也没立场。也不怪唐昊会发火。


唐昊倒也是真的脾气来得很快的人,那边厢林敬言还在试图捋清自己说话的逻辑,他已经一拍桌子暴起道,“事到如今,至少我认为我不该向你学习如何当队长。”凭心而论他这话除了太过直白外没什么大毛病,不巧大实话搁这会儿的林敬言那儿就是最大的毛病。像一把刀活生生捅穿刚刚结痂的伤。


 


“年轻人不要这么嚣张。”林敬言笑着说。这让他看起来有点像叶修。或者喻文州,不管是谁,反正咄咄逼人得不太像他自己。“你很厉害,但不是说就没人能收拾你了。”


唐昊闻言眯起眼,冷哼一声,“你想说那个人会是你?”


“我没这么说。”林敬言回答,“也没说不是。对战永远有输有赢,谁也不知道下一场会是什么结果。”他采用中庸的说法,口吻听似冷静,内里的意思却分明是小兔崽子等着我下次打跪你。唐昊头一次见到林敬言挑衅,颇觉意外。这种情况在网游时代其实常有,林敬言本质上就是个流氓,看着再斯文他也是个流氓,并且那会儿还没修炼成圆滑精,动辄跟人抠嗖嗖地一言对一语掐起来那都是他。只是这年轻的一代无以得见,只以为林前辈是个温良谦恭让的好人。


如今唐昊无意窥得冰山一角,还当它新鲜稀奇,殊不知从此往后他将与这新奇事物纠缠诸多,以至最后靠扯都分不开,混混糟糟,到底搭进去了一辈子。而作为开端的这次交谈中止于嘀嘀打车。出租师傅打进电话,林敬言接起前向唐昊道了再见。


 


“林敬言,我打赢你一次就能再赢你一百次!”唐昊对着林敬言的背影说。


“是的。”林敬言站在门口冲唐昊微笑,“但是唐昊,我输给你一百次,那意味着我赢了你九十九次。”他说完,砰地甩上训练室的门。


 


剩下唐昊一个人站在呼啸的训练室里,愕然地看着门框旁边震落的墙皮。


 


『02』


之后他们之间就没那么剑拔弩张了。林敬言后悔得挺快的,他摔完门就意识到自己迁怒唐昊的行为太幼稚了,像个二逼。


这个评价是张佳乐给他的,林敬言唯独不想被他这样批评,却也实在觉得这一次张佳乐说得很有道理,他竟无言以对。


 


“不过唐昊那小子的确是嚣张。”张佳乐再一次评价道,“你看他不顺眼也正常。”


林敬言苦笑,不作答。张佳乐当他默认,理解地拍拍他肩膀。林敬言却不是想的那回事。


他是觉得自己应该找机会给唐昊道个歉,毕竟一码归一码,唐昊在全明星赛上拉他下马,若要报复也该是在荣耀赛场上拍他一脸板砖,而不是真的把门摔人脸上。林敬言习惯将事情分门别类,一笔一账,礼尚往来。若是为表歉意请唐昊吃个饭也未尝不可,只是这机会着实有些难找,毕竟与外界传闻的不同,他跟唐昊其实一点都不熟,别说什么水火不容见面死掐,他俩充其量不过点头之交,基本上是连QQ好友都没有加的关系。如是这般,这般如是,林敬言思考了一圈,最后决定还是顺其自然便是。


然后就在第九赛季客场对战呼啸那天,林敬言马上就顺着了这个自然。非常巧合地。


 


客观说来,第九赛季的呼啸实在了不起,尚在磨合期却仍能与霸图这样的强队一较高下。这在林敬言队长生涯的后期几乎难以想像,他自然不可避免地生出些许惆怅,但也在同时感到真心实意的释然。站在当下看过往,不得不说,呼啸的一切都在渐渐离他远去,变得模糊不清。在呼啸的成与败是他无可磨灭的过去,可却有霸图存在于他的现在和未来。林敬言有预感自己不会在这里度过太长时间,但他仍期待与这支优秀的队伍一同前往某些不可知的未来。或许输,或许赢。


或许冠军。


 


赛后队长握手的时候林敬言站在韩文清身后对着唐昊友好地微笑,唐昊没理他,并且表情由不太愉快变作了很不愉快,看起来像是误解了林敬言笑容的含义。


别说冰释前嫌,这是雪上加霜啊。林敬言叹息,然后没心没肺地应了方锐的邀请一块去吃晚饭了。


 


他们约在俱乐部附近一家小餐馆,林敬言还在呼啸的时候他俩就老是晚上跑来搓一顿,到人家快打烊的时间才一块离开。这回还是在这儿,吃完了之后起身出门,却不再走同一个方向了。方锐有点唏嘘,林敬言也是,就又站人门口抽了根烟才彼此挥手作别。林敬言看时间有点晚,便想抄个近道回宾馆,谁知道就在那小巷子里遇到了正在讲电话的唐昊——“行,分就分。以后你别后悔!”这样说着,愤恨地挂了电话。


他其实一开始没认出来这人谁。乍一听声音有点耳熟,瞅一眼人影有点眼熟,摸摸后脑勺……哎哟唐昊。林敬言瞬时就尴尬了。


啥不好,偏偏撞破人家被飞的现场。林敬言只好尴尬地跟刚好转过身来的唐昊打招呼,“……晚上好。”


唐昊明显一副受到冲击的神情,“林敬言?!你在这干什么?”


“我……回酒店。”林敬言指指唐昊身后。


“这么晚?”唐昊挑眉。


“嗯,刚吃完饭。”林敬言顺势回答,答完就微妙地觉得哪儿好像不对劲。这种家长查岗的感觉怎么回事,林前辈泪流满面。


那边唐昊却就哦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这种时候直接走掉好像不太好,林敬言有些苦恼地想,但自己一个不了解情况的外人万一贸贸然说错了话那还不如什么都不说。鬼使神差地,他抬头看了唐昊一眼,脱口而出「上次真是对不起啊」这么一句来。


唐昊没有把握到状况,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在呼啸的那次。”林敬言硬着头皮和他解释,“我不该乱发脾气。”想了想又补充说,“今天我也不是那个意思的。”


唐昊沉默地看了林敬言半晌,带着难以理喻的表情开口,“我刚失恋……”然后叹了口气说,“林敬言,你是有毛病吧。”


 


林敬言:“……”


 


『03』


林敬言当然没有毛病,他只不过有点儿迂回,这大多时候使他看起来比较体面,只可惜他碰到了唐昊,迂回的仇家,体面的天敌。


大体上唐昊是个特别直接的人,属于盯着了目标就一个劲儿地奔那儿去,九个韩文清都拉不回来那种。这种过度的直接和执着导致唐昊在达成目标的过程中有那么点儿忽略世界的倾向,但多数时间里他都不是有心要给人找不痛快,比如林敬言就曾经考虑过这小子是不是看自己不太顺眼,熟悉了之后却很快就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唐昊他真就只是想要打败「第一流氓」上位而已,至于这个第一流氓是谁,他其实一点儿也不关心。


 


彼时林敬言已经把人生中这许多起起伏伏是是非非看得通透不已,早不太在意那些令人伤神难堪的前尘往事,因而得以与唐昊这仍不明就里的冤家和平共处,还掏钱请他喝了杯甜到发腻的奶茶。


老实说林敬言实在是对这种饮料喜欢不起来,喝一口仿佛连喉管都要被奶精和砂糖梗住,总觉得再来上两杯就要得糖尿病了。他很意外唐昊竟然喜欢这个,出于对某种既定印象的设想,这个直来直去的冲脾气后辈似乎应该更加中意可乐之类的碳酸饮料,或者啤酒——当然,没打荣耀的话。


如果不是进了职业联盟,唐昊多半就是那种夏天半夜光着膀子和狐朋狗友在大排档热火朝天地喝酒撸串,快天亮才回到学校无所事事地旷课泡妞的腐败死大学生。林敬言想。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半凉不热的秋夜里先是被女朋友甩掉,又得和大他快要十岁的男人毫无情调地坐奶茶店外的马路边上尴尬地相对无言,一个抬头看星星,一个低头玩手机。林敬言悲哀地发现自己和唐昊这个年纪的人完全找不到话聊,鉴于过往种种,连唯一的话题荣耀都须得摒弃,他绞尽脑汁思索一番,到底对自己承认了代沟这东西的存在。


 


“走吧……唐队。”最终林敬言率先起身,预备结束这场尴尬的会面,他在称呼上权衡了一瞬,从中挑了不咸不淡的一个,“太晚回要让人挂心的。”


唐昊瞟了一眼手机飘红的电量,啧了啧嘴,将它揣进屁股兜里站起身,随后一抬手丢了喝空的奶茶。塑料杯在半空划一个勉强圆满的弧,砰一声掉进了垃圾桶。太帅了,唐昊面无表情,给自己打了满分。林敬言那杯则是到他回宾馆也没有喝掉,至于张佳乐特别惊讶地说老林你跟哪里的小姑娘恋爱了竟然喝了奶茶!——这是外话,不值一提。


 


鉴于他们回程方向相同,林敬言便同唐昊一道走,路上依旧没什么话讲,各自沉默,唐昊时不时拿出手机来看,现代人的通病,等到了俱乐部楼下他手机剩余的最后那点儿电量也已经消耗殆尽,唐昊没有办法,只好叫住道过别正要离开的林敬言,管他借手机。


“我忘记带感应磁卡了,”唐昊说,“打电话叫人下来给我开门。”


林敬言点点头,掏出手机递给他,“别给永彬打,他这会儿该睡了。”


“……你连这都知道。”唐昊挑眉,边划开屏幕解锁。林敬言的手机没有密码,锁屏和桌面图片都是默认。怎么这么土,唐昊心想。


“是啊,好歹也是前队长。”林敬言说,他看到唐昊拨了赵禹哲的电话,心下到底还是感觉有些复杂。


“你当队长还是当保姆啊。”唐昊讽刺他,林敬言耸耸肩不置可否。


电话响了一会儿方才接通,赵禹哲有点意外以及不情愿地说了声喂。“赵禹哲,我唐昊。”唐昊开门见山地说,“我没带卡,你下来帮我开个门。”说完也不等回复,直接挂了电话。赵禹哲半个好字卡在自己话筒里,出了房门才晓得惊疑,他的偶像怎么跟林敬言扯到一块去了?而且还用他的手机打电话!


他这边还云里雾里,那头唐昊已经将手机还了回去。想起赵禹哲一开始接电话的态度,他忍不住将一直以来的疑问直接抛给了本人,“他们为什么都对你这么大意见?”


“你说呢?”林敬言有些哭笑不得,“那样被你打败了,可能他们觉得我毁了呼啸吧。”


“放屁!你能有毁掉一个战队的能耐!?”唐昊怒道,“根本是你自己的问题。就因为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忍让,才让他们老是觉得你不行了,老了,打不动了。他们不长心,我看你更不走心,活该被人欺负!”


他一点不客气,不避讳地揭底。


 


“连自己都放弃了荣耀,就没有谁会为你加冕了。”


 


唐昊这样说的时候,这条街上碰巧陷入一片寂静,连风声都消失不见,仿佛全世界都在听他这一句话。


林敬言也安静地看着他,然后露出个颇为复杂的微笑,回答说嗯,你说得对。


 


对极了。


 


即便脚底扎满荆棘也要忍耐着疼痛前行,纵使一遍一遍跌落谷底仍挣扎着爬起来。这才是人生。


人如果认命了就全完了。


 


林敬言思及唐昊的职业生涯,这话由任何其他人说来,也不见得比他更有说服力。唐昊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多么酷毙的一句话,他并非蓄谋已久,仅仅顺其自然勇猛地刷了一把帅气值,这让他简直觉得任何赞美词都不足够用来形容这一夜屌炸天的自己了。于是唐昊选择了不再言语,留给林敬言一个深沉而酷霸的背影,从赵禹哲为他打开的门中走了进去。林敬言好笑地站在原处目送他们进了电梯才转身走开,没走几步又停下,打开手机QQ在选手群里拉了唐昊出来,点选了添加好友。


 


『04』


好友申请很快被通过了,他俩却谁也没先跟谁说话,林敬言是忙忘了,唐昊可能觉得没必要,老长一段时间里他们唯一一次打开彼此的对话框是因为系统自动发送的我们已经是好友了,现在开始对话吧!


然后过年的时候他们又见了一面,因为林敬言回家了,唐昊没回。在N市一馄饨摊上偶然碰见的时候,怎么说都是尴尬比惊喜多一点。


 


“早啊,唐队。”林敬言朝他点头,手上不要命地往馄饨里猛加辣油,看得唐昊胃一阵一阵抽痛。


“一早就吃成这样,你胃怎么还没爆炸。”唐昊说,他看了看周围都被占去的桌子,踹开林敬言旁边的塑料凳坐了下来。


“哈哈,炸不了。”林敬言在把整碗汤倒得血红之后终于停下手,边掰方便筷子边用胳膊肘把简单到简陋的菜单蹭到唐昊面前,“想吃啥点,我请你啊。”


唐昊一脸戒备:“你贿赂我干嘛,要刺探敌情?”


“……我刺探什么敌情。”林敬言无语,“呼啸那点事我什么不知道。”


唐昊想想好像也是,“那也用不着你请客。”他没理会林敬言推过来的菜单,直接招呼老板点了碗鲜虾馄饨和两颗毛蛋,老板见了他挺热情,看来是常客。


林敬言夹起一颗淌着红油的馄饨,神情温和地看唐昊:“胃口不错。”


“……”唐昊觉得自己胃被火燎了,没心情开口说话。


 


这一顿饭吃得无比安静,他们两个凑到一块好像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话聊,唐昊骨子里就随性,照顾气氛这类事从来不在他考虑范围里,林敬言有点摸透了他这种作派,也就从善如流地不再费心,从这方面来说他倒觉得跟唐昊相处还挺轻松。


他们本人不自觉他人眼里的彼此该是有比天高比海深的不世之仇,只当与同事吃了顿饭,但呼啸新老队长坐一块气氛和谐地喝馄饨,全程围观的路边摊老板觉得自己眼球快爆了。


 


“炸裂吧现实,粉碎吧精神。”小老板迎风凌乱,抱着不能一个人瞎的心态偷偷拍了照发微博,「我今天开摊的方式好像不太对。」引来转发无数,网友纷纷惊恐地表示三观尽毁,你他妈在逗我——之后这馄饨摊还很是小火了一把。


至于从始至终很没公众意识的两大流氓这会儿自然是胳膊挤着胳膊腿挨着腿坦坦然地吃完了他们的早点,然后分别付了账,简单点个头就各自离开做自己的事去了,林敬言要修电脑,唐昊要买电脑。所以转了个头,他俩在电脑城又碰上了,唐昊心里还在想卧槽总不至于这么巧,那厢林敬言就回过了身来,四目相对,比早上还尴尬。


 


“唐队。”最后还是林敬言先打招呼,礼貌友好地朝唐昊点点头,“来买电脑啊?”


“不然来干嘛。”唐昊挑眉,嫌他明知故问。


“卖电脑啊。”林敬言说。他显然起了心思抬杠,却还挂着张老好人的脸,“或者修电脑。”


“……”


“我来买电脑的。”唐昊懒得理他,直说道。他觉得今天林敬言画风有点飘忽,不知道是没吃好还是霸图给他吃太好,反正以往那股歪歪扭扭装腔作势的气质寻不见了,人看着还精神了点儿,有点像唐昊刚开始在电视上看见他那时候的模样。


“换电脑啊,丢了还是坏了?”


“硬盘和电源接口烧烂了。”唐昊边走边说,“……你跟着我干嘛?”


“顺路啊。”林敬言向他展示手上的小票,唐昊哼了一声,加快脚步往前走去。林敬言摸摸脸,心想最近自己是不是感染了叶修的脸T技能,而且还是对唐昊定向释放的被动技。


 


“算了,随便吧。”林敬言低声自语,他性子属于被动的那一种,犯消极怠惰、懒于争取的毛病。前面唐昊拐进一家门面极小的店,林敬言落后三步,也拐了进去,不过直接往修理那边去了。唐昊像见鬼一样看他交完小票出来,林敬言哈哈笑了。


这家店的店主是从前呼啸的一个前辈,当初只打了一个赛季就退役了,那会儿战队中人情重,也可能是于心有戚戚焉,大家不时会来照顾照顾生意,日子一久就成了个不成文的传统,只是林敬言转会后呼啸的队员中就再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了。


“但看来这传统并没被打破嘛。”林敬言说,这是属于上一个时代的故事,其实没有必要让唐昊知道,所以他说得很简单,简单而直接,一点煽情的要素都没留下。


尽管如此,唐昊仍能从他字里行间捕捉到属于那个年代的没落与荣光,从那时候一路走来的人好像不比现在的职业选手矜贵持重,他们努力以至鲁莽,坚持以至顽固,因为什么都没有所以更加热爱,因为也许什么都得不到所以更加专注。唐昊在百花看着张佳乐,从最初到现在始终关注林敬言,对这样的人一点也不陌生。但对于从最初就放弃的人,他既不了解,也不理解。


 


“为什么不坚持下去?”唐昊不赞同地说。若谈风险,无关过去,现在,抑或将来,谁也不见得比谁承担得少。


“前途渺茫,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下去的。”林敬言轻声说,“尤其是,自知并非天才的人。”


唐昊撇撇嘴,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但你坚持下来了。”


“……”林敬言被他说得一时无话可接——是啊,他怎么就坚持下来了。“年少气盛吧。换成现在的我大概不行了。”


 


“不行?”唐昊这回疑惑地看了林敬言一眼。


 


“你不是还在坚持吗。”


 


『05』


他们在电脑城里耗了几乎整个上午,唐昊挑电脑花了不少时间,林敬言则一直在等维修,他不太理解唐昊对电脑的诸多诉求源自于何,唐昊又嫌他太不讲究。


 


“其实我对这没太多研究。”林敬言弯腰去看展柜里一排排的机种,“基本的配置倒是明白,但更细节的就不懂了。”


唐昊转头去盯他侧脸,林敬言瘦得寡淡,下颔棱角却不和平,白炽灯的光照他眼睛发亮,衬那下面一片乌青更甚。“打电竞不懂电脑,你够可以的。”唐昊挪开视线,一边说。


“有什么关系,”林敬言笑笑,眼睛眯成一条,“电脑嘛,能打荣耀不就行了。”


“歪理邪说。”唐昊不屑一顾。


林敬言不置可否。他们之间一直这样,不是林敬言放弃沟通,就是唐昊懒得说话,所以谈话才总进行不下去。所以对于在一起这件事,比起别人来或许他们自己要更加难以置信一点。


 


离开电脑城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冬季的太阳远远挂在正头顶,没什么取暖的作用。林敬言问唐昊要不要一块去吃午饭,后者看他一脸「我就是问问」心下恼火,抱着找不痛快的心态点了点头。这下反倒把林敬言吓了一跳,唐昊心里比了个耶。


 


以上种种,结果就连中饭也一起吃了。落座的时候唐昊咕哝着干嘛跟你混一天,林敬言心说不是你自己要跟来的吗,你口嫌体正直还是抖M啊。表面上却装没听见,面色如常地点单吃饭。


“林敬言,你竟然挑食。”唐昊看着林敬言盘子里拢成一堆推到旁边的洋葱,一脸惊奇。


林敬言干笑两声,“也不是……挺多人不吃洋葱的不是吗。”


“对。”唐昊点头,“他们那都叫挑食。”


“……”


 


他们先前关于坚持的对话无疾而终,眼下谈论挑食的也是,林敬言发现唐昊有种天然的垃圾话才能,谈话节奏我行我素,噎人一个来一个来的。


 


“你比赛时候垃圾话要是有这水平就不得了了。”林敬言说。


“垃圾话顶个屁用。”唐昊皱眉,“耍小手段算什么实力。”他话说一半,直接拐到另一条岔上去讽刺起其他的东西,至于是什么,不言自明。


林敬言知道唐昊烦这个,也不和他争辩,息事宁人地低头夹菜。反正,他心想,事实如何也不是凭哪张嘴说了就算的。


 


唐昊的确是不中意猥琐流,他少年心性,又看着当年悍勇的唐三打一路成长,心中只认正面强打才是男儿本色。但要说到底有多讨厌,其实也不是特别,顶多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程度,除了看不上眼,可能还有点事不关己的心态,只要不是与他自身产生冲突——就像方锐那样——的话。他却到底心中耿耿,总觉林敬言辜负了粉丝,辜负了唐三打,辜负了他亲手开出来的一条路。


你用它赢得了天下,却又弃之如敝履——至少唐昊从未想过他会输给林敬言,输给一个抛弃了自己打法的人。


直到第十赛季为止。


 


『06』


唐三打倒下的那一瞬间,很难说唐昊是什么心情。除开理所当然的懊恼,愤怒和烦躁之外,还有点微妙的东西混在里边,并非正面的,也算不得负面,中庸并且温和,不太像唐昊会有的情绪,而更像是林敬言的。有那么一会儿他就坐在对战室里,脑子似乎完全放空了,又好像塞满了无数思绪。


 


他想起第一次看见唐三打,那小人顶着一叶之秋的攻击一路横冲直撞,将声名赫赫的战神掀翻在地一顿毒打,手起招落,一介流氓霸道得像个格斗系角色。那会儿唐昊心想,把流氓玩成这样的人,不是地痞就是货真价实的英雄好汉。却没想到林敬言两种都不是。


唐昊看网上林敬言的视频访谈时特别意外,特别失望,那种心情就像是憧憬英雄的小孩发现其实所谓英雄就是隔壁卖黄碟的猥琐大叔——没这么严重,但也相去不远。


 


其实唐昊荣耀一直打得不错,那时候练的是拳法家。那个年纪的男孩都犯中二,并且有种莫名其妙的英雄情结,他一方面觉得林敬言把偷鸡摸狗的流氓使得悍勇无双的玩法很酷炫,一方面又不想跟其他千千万脑残粉一样东施效颦。在他脑子一热建了个流氓账号之后这种内心的斗争便愈演愈烈,使他迟迟不肯将全副心力搁在上头,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半上不上心地练了大半年。


 


然后第五赛季,电竞杂志上铺天盖地关于林敬言转型的报道,有人质疑他状态下滑,有人声讨他弃犬藏弓。心情上唐昊更贴近后者一些,但他也不得不认同少数人「完成如此大的风格转变着实了不起」的观点。在不牵扯到自身的时候,唐昊基本上还是很客观的。他始终肯定林敬言在某些事上勇敢得无以复加,无论是玩一个不像流氓的流氓,还是将这不像流氓的流氓又玩回流氓。


然而理智上认同与情感上接受是两码事,他终于肯承认最初的唐三打着实引人入胜,也差不多就是打那时起,唐昊开始想要证明流氓正面强打比摸爬滚打更强,想要「第一流氓」的强大一直延续下去,抑或变得更加强大。


这多半就是唐昊做一切努力的根源。


 


那之后一切发展得顺理成章,第七赛季出道,第八赛季的全明星击败林敬言,那一战使他落下个倨傲的名声,唐昊却并不怎么在意,他认为自己既已击败衰弱的「第一流氓」,即便倨傲又如何?他有倨傲的本钱。所以说唐昊在不扯上自己的时候还是很客观的,换句话说,他只有不扯上自己的时候才客观。


事后唐昊反反复复将转播录像看了好几遍,以确认自己的表现是否足够酷炫,毕竟他挑战林敬言纵然有九分把握,剩下的那一分不确定也足够让他紧张了。唐昊拖着进度条看了好几遍,终于满意,他暗自感慨自己怎么这么帅,简直酷得惨绝人寰。直到最后才注意到林敬言站在主持身旁笑得安稳平和,聚光灯下脸白得像一张纸。


那一瞬间唐昊有种看到英雄迟暮的萧瑟感,心下颇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慨,却并不后悔或者歉疚,成王败寇就这么回事,他没做任何对不起自己或者林敬言的事。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唐昊三观还是非常正的。这一点在随后的交际中屡次被林敬言认证,而唐昊对于林敬言的那点儿慨叹却好像在这过程中往不太正的方向一路滑过去了。


好像就是从过年时那一连串啼笑皆非的偶遇之后,林敬言和唐昊很不科学地瞬间拉近了距离,原因是他们在馄饨摊上被拍到的照片,林敬言叫唐昊去看微博,唐昊速度翻完之后回他「。。。。。。」——这是他们在QQ上第一次对话。林敬言就唐昊不按标准使用标点符号的问题进行了深刻探讨与批评,唐昊烦得要死,在之后的聊天中小心翼翼地再也没用句号代替过省略号,生怕林老师再来烦他一次。


 


不知道是不是没开个好头的缘故,林敬言和唐昊的QQ对话虽然不算多,却总是特别没营养,充满了各种日常繁杂和无聊琐事,像是老韩挑大白菜好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新杰竟然用量杯喝牛奶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他今天又被鼠标砸脚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敬言你是平时憋着了吗?”唐昊打字。


“是啊,没人倾诉。”林敬言回个系统笑脸。


“……”唐昊翻白眼,“我看你闲的吧。”


“是啊。”林敬言继续回笑脸。


唐昊关了会话窗口。想了一会儿又打开发过去个doge再见的表情。上完厕所回来路过的赵禹哲看到他唐队的屏幕脚下一崴,差点坐地上。


 


除了QQ之外他们还见过几次。见面就是吃吃吃,从N市吃到Q市。林敬言感慨说这么跟你频繁见面还真挺新奇的,唐昊哼一声,没什么表示。他倒没觉得有多新奇,唐昊从以前就对林敬言有一种习惯性的关注,与他本人意愿无关,而是在过去的一段时间——或者说唐昊至今为止的整个职业生涯里,都在收集与林敬言相关的各种情报,这已成为了一种根深蒂固的习惯,而现在也不过是多了一些面对面的接触而已。


 


然而倘若说这些直面接触毫无意义那也不尽然。毕竟从前他看的是冷冰冰的屏幕,而现在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林敬言。


一个林敬言在他跟前,声音笑貌都是生动的,会在冬夜里给他买咖啡暖手,会提醒他注意身体健康,会和他你一言我一语地插科打诨,会将饭菜里的洋葱拢成一堆撇出去然后温吞吞地笑着强调这不是挑食。


会用温和的声音喊他唐队,小唐,最后变成唐昊。


 


“唐昊,好久不见啊。”


 


人心这么难测。这么难懂。


唐昊对林敬言的那点慨叹、那些仿佛一息尚存的憧憬,最终究竟会到什么地方去呢。


 


『07』


呼啸输给霸图的当晚,唐昊打电话约了林敬言出来。他声音阴沉得很,大概林敬言也听出来了,却没多说什么,只叫唐昊在酒店后面不起眼的巷子等。


他们像第九赛季那次深夜的偶遇一样,并肩走在街上,这次谁也没拿奶茶,气氛比之上次还要更加沉闷。


 


唐昊叫林敬言出来,原本是想说些什么,可他又不知道到底该说些什么。


他心情复杂又沉重,自己的队伍输得实在不好看,这种时候他却竟迫切地想要见到才刚打败自己的这个人。


当然不是为了兴师问罪,就像自己先前打败林敬言一样,林敬言打败自己也无所谓错误抑或过失,成王败寇,唐昊只是恨自己不够强大。恨自己看不破林敬言的手段,恨自己背叛战队的期望输了比赛,恨自己无法将战队从低谷中拖出来。他不知道自己是在期待林敬言的斥责,讽刺,或是过来人的建议,他只是本能地想要听他说点什么。


唐昊脑子里仿佛有一团毛线和一只猫,越是思考、越是试图理出头绪,那只猫就将线团抓得越乱,直到所有毛线都纠缠在一块,分不出此彼,彻底失了脉络。


于是他们就这样沉默地一直走一直走,林敬言贴心地保持着温和的沉默,他就是有那种气质,温水一样,无论如何都让你能够感到舒适。


 


也许是他们在这个时间点走在一起太过扎眼,竟有过路的人频频向这里张望起来。唐昊没有心情应付外人,四下看了看,抛下林敬言冲进路边一家眼看就要关门的饰品店,又戴着鸭舌帽很快出来,二话不说往林敬言脸上戳了副黑框眼镜,拽着没怎么把握到状况的林敬言一路跑出很远。


具体有多远唐昊也不清楚,他不识得这里的路,一心只想逃离公众的视野,停下脚步时已经可以依稀嗅到空气中漂浮的海腥味。


 


彼时夜里繁星漫天,Q市濒海,因而星辉仿佛也比别处更洗练些。


林敬言终于领会唐昊避人耳目的意图,从善如流地将眼镜扶正。他尚且不太习惯,视野被劣质镜片扭曲得不太舒服。


“唐昊,我们往前走走吧。”他说,“我有话对你说。”


 


来了。唐昊想。他下意识不愿迈腿,可林敬言已经走出一段,唐昊只好硬着头皮跟上。


 


“今天的比赛你打得不错。”林敬言使用与当初全明星如出一辙的语句开头。若说话的人不是林敬言,唐昊多半会以为对方是在讽刺。“一半的血差点拼掉我整管,唐昊,你真的很了不起。”


 


“我也曾想成为这样的选手。”林敬言平静地说,“可我不是天才。我和你们不一样。”


“你——”唐昊想要插话,却被林敬言抓住好时机打断,“可我还是坚持到现在了。坚持到现在,输过很多,也赢了许许多多的天才,包括今天的你。”


“我有时候想,说不定正因为我是个凡人,又硬要与你们这帮天才拼高下,所以我的状态才下滑得这么厉害。”林敬言说到这轻轻笑了一下,“我曾经为此纠结不已,现在却看开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既已为此不懈努力过了,就没什么好遗憾的了不是吗。”


“当然,如果在最后能拿个冠军就更好了。哈哈。”他乐观地说,消遣的语气中藏着深深的执意与决心。


 


“唐昊,你听懂我的意思了吗。”林敬言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面向唐昊,“你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手,有天资,又勤奋。并且你还年轻,你还有大把的时间去努力、去耕耘、去收获。”


 


他们已经靠近了堤坝。远远听得到海浪呼啸着席卷的声音。


 


“输了比赛别泄气。”


“走了错误的路别泄气。”


“无法撑起战队也别泄气。”


 


“我知晓你难过。输了比赛谁都难过。”林敬言就看着唐昊,走近了些,“但是你不能灰心。不能放弃。你是队长,呼啸的队长。无论发生什么,你绝不可以倒下。”


 


“我们这群人,除了荣耀就什么都不剩了。”林敬言坚决地说,“失落过后就继续向前吧,千万别被打倒了。”他顿了顿,说,“毕竟,我还是很喜欢你的。”


 


对,我还是很喜欢你的。


林敬言攥紧手心,笑得若无其事一派温和。眼镜挡住他略微游移的视线,使他看起来安然又自得。


 


唐昊因林敬言最后冒出来的那一句头皮猛然一炸,先前一席话听得他胸中积沉的郁气云消雾霁,加上最后的小尾巴却又在他心口吹起了一颗大气球来。


他不禁开始思索林敬言是什么意思,有什么意图,转眼望见对方悠然从容,不禁怒由心头起:“林敬言,你说喜欢,是哪种喜欢。”


如此这般,直接问出了口。


说完他又有点后悔,却不肯服输,只好抱着忐忑不安与强撑的怒气将视线不偏不倚,对准林敬言。他不知自己这番提问已将心思揭到面皮上,抖一抖,落得林敬言满眼都是,清清楚楚。


林敬言心想唐昊可真是他的克星,老是这么直来直去的,让早已习惯跟人对着兜圈子的他如何拿捏才够分寸?


 


于是他摘掉那平光眼镜,走近前去。


唐昊深吸一口气,揽过他肩膀,低下了头。


 


Fin.



评论
热度(37)
  1. Kilig浪漫病。 转载了此文字

© Kil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