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ig

 

我贪得无厌 想磕所有CP

周泽楷打了一个嗝

周泽楷:

*周泽楷好忙系列




*摸鱼向 


*周江  一丢丢启明  全员(这次写完才发现漏了泊远,小远对不起


*打嗝怎么办呢?正经的科普  亲测部分有用(。


*顺手玩梗  紧跟潮流











周泽楷打了一个嗝








“嗝。”周泽楷说。


“什么?”江波涛专心地操控着无浪,把头偏过来一点点。


周泽楷摇摇头。


“嗝。”周泽楷说。


“噗。”江波涛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波涛拍他的背,“你吃什么啦。”


周泽楷很委屈,“我不知道。”


“太好玩了。”江波涛笑,“小周你爱不爱我,来,给我一个字的回答。”


“嗝。”周泽楷说。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周我也嗝你。”江波涛笑得好开心。


周泽楷更委屈了。


 


 


这都是吃完午餐之后发生的事,本来轮回刚赢了一场比赛,一伙人——这次经过投票没有去吃烧烤,在争了半天后用“反正每周都会赢一次的也不用这么正式啦”这样的理由,进了兰州拉面。


周泽楷在回忆,为什么,我只是吃了个拌面,为什么会打嗝。我还没怎么喝酒,我只是喝了瓶冰可乐——


“等等小周,”江波涛坐在他的身边帮他梳理,“很明显了好吗,谁让你喝可乐。”


QAQ.周泽楷很委屈,大家都喝了可乐!为什么!why!只有!我在打嗝!


“嗝!”他很不满。


江波涛忍笑,他抱抱周泽楷,“体制问题吧,你长得帅啊,没办法。”


接受了。周泽楷靠在他怀里,“嗝w”


真好哄,江波涛想,他感觉到周泽楷在他怀里一颤一颤的。


 


 


打嗝的话,其实打那么几分钟就差不多了,但是放到周泽楷身上,不知道为什么延迟了不少。


“大概是因为小周你太帅了吧。”这是江波涛给出的解释。他说得时候语气超级真诚,眼睛闪着光,周泽楷几乎就要信了。


但是马上,江波涛端不住了,笑得倒在周泽楷怀里,“哈哈哈哈哈哈小周帅得喝可乐都打嗝。”


“嗝!”周泽楷捂住他的嘴全身一抖,什么啊,刚刚那眼睛里闪的分明就是幸灾乐祸的光芒,和小江在一起久了,视力都倒退了。


 


周泽楷很难过,反正是午休时间,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抱着膝盖装深沉。但是再怎么深沉,过几秒他就要抖一抖,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马上要蜕皮进化的精灵正在消化什么纯阳之气。


住脑。在窗户外面偷看的江波涛摇摇头,他一看到周泽楷身子一抖就想笑,怎么这么可爱。


但是周泽楷自己当然是一点都不好受的。打嗝谁都打过,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种你逃都逃不开的横冲直撞的火车,他在你喉咙里了你还真就不能把它憋回去,简直就是个小祖宗要好心伺候着,隔一段时间灌点水进去像是养了个苗,憋着心痒的很,在你好不容易习惯了,忘记了,就不知不觉中又莫名其妙的消失掉了。


 


现在的周泽楷及其希望它能莫名其妙的消失掉,但你既然有意识,总想着他,这件事就绝不会这么简单。打过喷嚏吧?那种鼻子超痒的时候总是想着他,那你完了,这个喷嚏别想打了。


扯远了,但就是这么个理儿。打嗝更惨一点,打嗝没法憋,还是个持久性的魔法攻击。


周泽楷在自己的房间里开了笔电坐跳跃的训练,硬生生地把平地和悬崖跳成了梅花桩。


周泽楷打开日记本写日记画江波涛的火柴人观察笔记,硬生生地跳断了两支笔,给笑着的江波涛画了五只手。


周泽楷打开播放器听音乐跟着哼,硬生生地把“一字一泪”哼成了一字一嗝。


艾玛!周泽楷生气了。


生气的周泽楷退出了跳跃练习,换上了枪跟着节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生气的周泽楷把日记本打开新的一页,画了周泽楷和江波涛,画上了许多箭头,他仿佛看到了周泽楷跟着节奏在律动。


生气的周泽楷划着歌单,最后跟着少林功夫的伴奏在心里狂吼了一遍山路十八弯。


这不行。周泽楷想。要想个办法。


 


周泽楷上网查了下,拎了水壶出门打热水。


孙翔从隔壁房间拿着钱包蹦蹦跳跳地出来,看到周泽楷吓得后退了三步。


”早……早啊队长。“孙翔支支吾吾地往房间里退。“午休时间……你去哪里呀?”


周泽楷撇他一眼,一脸抑郁,说话简明快速,“打嗝。”


“哦呵呵出来装水是吧。”孙翔松了一口气。他差点以为周泽楷不知从哪得来的消息得知了他们每个中午都会溜出去买零食吃。


以至于他都没发现他都能理解周泽楷的话了。


周泽楷也是被打嗝折磨的很烦,烦到他都懒得指出他上个星期就抓住了吴启已经全部招供了。


好心的周泽楷看了孙翔一眼。


孙翔被他眼里的怨念和烦躁深深地打败了。


好心的孙翔决定帮他一把。


“队长,如果你只是单纯的喝水,是治不了打嗝的。”孙翔很认真,他接过周泽楷的水壶,帮他倒了一小杯水。


“队长,你先拿着这杯。”孙翔说着绕到他的身后。周泽楷莫名其妙的看他一眼,右手拿了玻璃杯,正想喝下去。


“——慢着!”孙翔吼了一下,把周泽楷吓得连打了两个嗝,杯子里的水都溢出了一点。


——你干嘛?!周泽楷挤眉弄眼表达不满。


孙翔抓了周泽楷的手,左摆摆右摆摆,左手叉在腰上,右上两只手指接了水杯,手臂盖着头顶举在前方。


周泽楷更莫名其妙了。“向后仰腰,45°,快点。”孙翔像是个教练,在他身边转。


周泽楷照着他说的做了,他觉得自己的姿势及其别扭,怎么说呢,有点像个——倾倒的茶壶。


“好的!就是现在!喝!”孙翔打断了周泽楷的思考,在他的耳边吼。


——卧槽!周泽楷几乎是下意识的在心里爆了粗,同时也向后仰了喝了水,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呛到没朋友了。


“咳咳咳咳咳嗝……咳咳咳咳”周泽楷眼泪都出来了。孙翔也吓了一跳,赶紧学着像副队平时那样给他顺毛。


“不应该啊……”孙翔回忆,“明明说了茶壶喝水法狠有用的。什么大口喝下几口温水,因胃部离膈肌较近,可从内部温暖膈肌,在弯腰时,内脏还会对膈肌起到按摩作用,缓解膈肌痉挛,瞬间达到止嗝的目的。”


孙翔都惊了:“作者竟然用百度百科插进我的台词里凑字数?!”


周泽楷还在咳,边咳边打嗝,边打嗝边打开他的手往前走,百忙之中还要抽空来狠狠地瞪他一眼。


翔翔,你完了。嗝。周泽楷愤愤地想。你冰箱里藏着的零食都完了。


 


 


周泽楷没走几步就见到了从一个房间里出来的杜明和吴启。


杜明给吴启扔了一个卧槽怎么办啊我们出来找翔翔怎么见到队长了的眼神。


吴启给杜明扔了一个喂你不要一下扔一个这么长的眼神队长会发现的眼神。


吴启给周泽楷扔了一个队长中午好呀我刚好有一些战略讨论所以在小明房间里的眼神。


周泽楷“……”


周泽楷给他们俩扔了一个找翔翔是吧他就在后面还有零食给我带一份的眼神。


周泽楷又按顺序给他们扔了一个哈哈哈,你们两个,我懂的眼神。


周泽楷的衣扣目睹了一切:“不愧是默契战队?”


一瞬间过道里陷入了沉默。


当然并没有持续很久。


周泽楷“嗝。”


吴启“……”


杜明“……”


杜明“队长你打嗝啦。”


周泽楷很可怜的点点头,提着水杯看他们一眼。


吴启被他眼里的怨念和烦躁深深地打败了。


吴启:“队长要不要我们帮帮你?”


吴启说:“小明啊翔翔啊经常打嗝的时候,我都是这样帮他们的。”


吴启看上去乖乖的一定靠谱很多。周泽楷在心里进行了周密的计算。


“嗝。”他同意了。


“好的队长。”吴启说,“如果你一口气读一个很长很长的句子,嗝就会找不到间隙,你就不会打嗝了。”


吴启说:“来,我做一个示范.。”


吴启用很快的语速说:“杜明是傻逼杜明傻逼杜明是傻逼杜明是傻逼。”


吴启很自豪:“看,我不打嗝吧。”


周泽楷虚着眼睛看他:“……真厉害哦,嗝。”


杜明在旁边跳起来:“大启你教我们不是这么说的吧?!你才是傻逼哦!”


杜明在旁边吼:“我们当时明明说的是"江波涛汹涌沙滩洗澡没法涂沐浴液润滑油泪洒游泳池”


吴启眼皮一跳。


周泽楷挑起眉毛。


一瞬间过道里陷入了沉默。


当然并没有持续很久。


周泽楷“呵嗝呵。”


吴启“……”


杜明“……”


杜明:“队长你不要生气……”


吴启:“更不要告诉副队……”


周泽楷傲慢地转过身,意味显而易见。


杜明“给你带生煎包……”


周泽楷一挑眉毛。


吴启加重筹码:“一整个月。”


“可以。”周泽楷快速的说。


即使这样,周泽楷还是再后来找了个机会把他们的起床铃换成了韩文清在k歌房里唱的十送红军录音。


顺便在转出楼道后默默地把那句话说了两遍。


事实证明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切。”周泽楷不屑,“嗝。”


 


 


周泽楷经过了方明华的房间。他听到方明华在房间里的声音,知道他没有休息,便敲门走了进去。


方明华一向特别靠谱。


靠谱的方明华听完了周泽楷一顿一顿的叙述,在床上笑得肩膀直颤。


“哈哈哈哈哈哈。”方明华拍拍他的肩,“你怎么可以听他们的方法呢。”


周泽楷委屈地对着他眨了眨眼睛。


“看好了,”方明华说。


周泽楷“……”


方明华“……”


一瞬间房间里又陷入了沉默。


周泽楷开始走神,他看到方明华书桌上摆着他的虐狗合影。


“啊呔!!!!!!!”方明华气沉丹田,突然在周泽楷耳朵边吼了一嗓子。


周泽楷表面“……”


周泽楷内心“卧槽!!!!!!”


周泽楷内心“吓死爸爸了!!!!!!!”


房间里恢复了平静。


“怎么没有用呢?”方明华很疑惑,“惊吓法什么的,不是说因为惊吓作为一种强烈的情绪刺激,可通过皮层传至皮下中枢,抑止膈肌痉挛的吗?”


方明华很震惊:“百度百科都是骗人的?除了凑字数还有什么用?还是小周你体质不一样?”


周泽楷看他一眼,“真是对不起……”


周泽楷很虚弱:“嗝……”


方明华很心疼他,但他也没什么办法。


“你走吧。”方明华心累地挥挥手,“奶已经救不了你了。”


周泽楷默默地走出房间。


周泽楷体会到了被治疗放弃的心碎感。


 


 


周泽楷喝了好多水,多到他觉得自己胖了。


但他的打嗝还是没有停下来。


周泽楷已经能够跟着嗝的节奏走了,觉得自己走在了时尚的前沿。


他东拐西拐,最后拐进了江波涛的房间。


江波涛是个好队员,他在午休时间竟然窝在床上睡午觉。


“嗷——”周泽楷直接扑到床上,从背后抱住他。


“……?”江波涛还眯着眼睛,“小周你干嘛……”


“嗝。”周泽楷在他的脖子蹭蹭,然后打了一个嗝。


“你还没好啊?”江波涛还是很困,他转过身来,眼睛还闭着,超娴熟地用手给周泽楷顺毛。


“嗝。”周泽楷委屈的看着他,又开始亲他的鼻尖。


“唔。”江波涛头脑还不是很清醒,“我家有个土方法来着……”


还没等周泽楷有什么反应,江波涛就眯着眼睛对着他的唇吻了下去。


“嗝?”周泽楷震惊了。但他反应也很快,艾玛,江家都是啥!艾玛,这么主动的小江!


江波涛勾了周泽楷的舌头,在口腔里打转拉伸,灵活的像是鱼。


周泽楷很陶醉地闭上了眼睛,手也很不安分地摸上了他的肩胛骨。


正当周泽楷想有进一步动作的时候,江波涛突然放开了他。


“好啦。”他说,他的眼睛还有没睡醒的水雾。“你可以走了……我还要睡会儿。”


周泽楷内心”what?!”


周泽楷内心“几个意思?!爸爸裤子都脱了你要我走了?”


周泽楷表面特委屈,他抱着江波涛正准备咬他的耳朵。


但是,“嗝。”他又打了一个嗝。


江波涛“咦?!你刚说什么?”


周泽楷幽怨地看他,“嗝。”


江波涛一下子就清醒了。


“这不科学。”江波涛坐起来,认真地皱眉头,“这个伸拉舌头法一直都特有用的。我家一直都。”


周泽楷看着他,


周泽楷内心“我勒个去江家人真是深不可测啊?小江你以前打过嗝没?谁给你做过这个?嗯?!”


“没有啦。”江波涛看着他笑起来,“这个一般是用一块干净纱布垫在舌头上,用手指捏住舌头向外伸拉。会感到腹部有气体上升,打嗝就会自然消除啦。”


周泽楷:那就好……


周泽楷:今天大家都是百科体呢……


“那是。”江波涛虚着眼睛,“毕竟是一篇正经的科普文嘛。”


周泽楷“……”


周泽楷“……你要负责。”


周泽楷把坐着的江波涛推倒在床上,双手撑在他的两边肩膀上面。他看着江波涛,对着他眨眼睛。


接着他对着江波涛打了个嗝。


江波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波涛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周你知道我要用什么理由拒绝你了吧。


周泽楷好委屈。


周泽楷好难过。


周泽楷气得又打了个嗝,差点咬了江波涛的舌头。


江波涛笑了一会儿,然后用打嗝的时候还剧烈运动真的好危险拒绝了他。


 


 


还好,到了下午,周泽楷的打嗝就好了。


周泽楷好嘚瑟,周泽楷好开心。


周泽楷比平时训练多了半个小时。


训练结束后,周泽楷来到江波涛的电脑前,约他出去吃宵夜。顺便干点别的什么。


江波涛说:“同意第一个。”


“但是第二个没法子。”江波涛郁闷的对着他眨了眨眼睛,接着周泽楷看着他喉结一跳,


“嗝。”




end




*提到的一字一泪,没错,是我要安利的歌→陈柏宇  一字一泪  当bgm也是可以哒☆


*说明一下,这个系列大多数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参考,所以在心疼周泽楷之前,先心疼周泽楷好吗,毕竟我还没有小江爱我。谢谢(






带上兄弟们↓


周泽楷投了一个币


周泽楷长了一颗痘


周泽楷吃了一块肉



评论
热度(678)

© Kil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