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ig

 

我贪得无厌 想磕所有CP

脑洞产物 /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将痛觉化为了不同的等级。死亡是目前已知的最高等级。
经历了后一等级的人会对前一级永远免疫。譬如经历过分娩的女性永远不会被小刀割出血,经历过比死亡更痛苦的人将不再畏惧死。
那么,你眼前这位样貌年轻的永生者,到底经历了什么?

                               
    
                                      ——楔子


我是一名就职于帝国日报的记者,前天接到主编吩咐采访一位军人。
“他很了不起,上面点了名让你负责。好好干,小伙子。”主编用他厚厚的手掌拍了拍我的肩。
“...让我?”我有点懵,毕竟在我的记忆里,我只供职了三年,还没有资格负责这种采访。
主编只是笑了笑对我点点头。
我诚惶诚恐,早早地来到咖啡厅等待着今天的采访对象——帝国最年轻的上将阿莫尔将军。
“..........
在与B80星的交战中向导下落不明,精神控制在短时间内迅速增强使帝国大获全胜。
战后精神彻底崩溃,于帝国第一疗养院进行精神控制复健。
两年后复出一举拿下A-18星系及其全部附属星球.......”
我有些紧张,拿出包里的资料又看了一遍。“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生赢家啊。”我感叹,同时又有些疑惑“这么好的采访机会怎么会轮到我?”心底的疑问还没散却已经被桌子对面的年轻男人吸引了全部目光。
“是柯里记者吗?你好,我是阿莫尔。”
或许是我的目光过于惊讶地落在他身上,他有些孩子气的偏过头对我笑了笑,眼睛里有我看不懂的温柔怀念“怎么这么惊讶?我脸上有东西吗?”他的声音里带着笑,很熟悉,甚至让我觉得熟悉到可以放肆自己。“什么也没有啊,可是我觉得这上面缺了一个吻。”我听见自己这么接道。意识有点模糊,我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
悦耳清脆的风铃声响起,陡然清醒。迅速收回手装作若无其事,尴尬的气氛蔓延在空气里,我无法忽略自己的感觉。犹豫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抱歉,我...是不是认识你?”
他的目光很炙热,眼睛里两簇火苗盯住我,长期征战带来的压迫与威严泱泱地罩下来几乎让我无法呼吸。我强迫自己看向他的眼睛意外的看到了一点光。名为希冀,名为怀恋。

评论
热度(1)

© Kil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