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ig

 

我贪得无厌 想磕所有CP

【澜巍/巍澜无差】可惜

瞎写的一个脑洞

原著向

私设

1.沈教授身殉大封没回来

2.赵云澜记忆最开始没有恢复

3.汪徵不怕阳光了

4.大家不住特调处

 

【澜巍/巍澜无差】可惜

 

仗打完了,日子还得继续过。

不少普通人看到会说话的猫,还隐约能看到自己能动的、可以变大的笔,要处理记忆;别墅小镇被斩魂刀砍得面目全非,要联系上级善后;出了这么大的事没及时汇报,还要交双倍检讨和详细报告。特调处里个个忙得人仰马翻,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来应付这堆乱七八糟的破事。事儿一多,不管是人类还是非人类,难免会躁,地板被踩得咚咚响,恨不得要把地底踏穿。

 

“啊—!”赵云澜烦躁的一撸头发,正敲着键盘的手下意识去摸烟

 

“这玩意怎么写啊,两三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事非要写几千字?!”

 

“赵..赵处,您写的..是最..最少的那份,汪徵姐她..她要写..要写所有人的检讨…”

 

郭长城怂巴巴的接着话,声音越来越小,生怕哪里惹着这位浑身冒火的赵大处长被留下来加班。

 

“你小子,下去一趟胆儿肥了是吧?!还敢顶嘴了?”嘴上这么说着,赵云澜还是稍稍抬头看了一圈,连看不太出来有表情的汪徵都面有菜色,赵处长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叼着根没点的烟牙疼似的喊“行了行了,都收拾东西回去吧,就当给你们放假了。”

 

丝毫不顾及昆仑君的形象,赵云澜靠在椅背抻了个懒腰,关了电脑伸手去够打火机。

 

“烟酒对身体不好,赵警官这么年轻,多少节制一点的好。*”耳边突然闪过一句话,柔和温润,顺着声音仿佛还能看到那人身上藏蓝西装一丝不苟。

  

拿打火机的手就这么顿在半路,赵云澜皱着眉“是…是谁?”

 

“老赵你愣着干什么呢,赶紧走啊,都等着你关门呢。”

祝红的声音从门口传过来,赵云澜回过神抓起钥匙向外走

 

“来了来了,急什么。”

 

眉头依旧皱着,他看着门口扎堆站着的几个人,恍惚觉得还应有个身影侧立一旁正在等他。那人身材修长挺拔,可能穿着衬衣西裤,整齐干净;应该会有一身书卷气吧,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把人衬得斯斯文文*;他还觉得那人看过来的眼神应该是温柔的,眨眼间就把扬州三月绿柳扶堤的春色盛在眼中,令他着迷沉醉。

自己呢,应该是要去拉他的手吧,揽肩把人带进怀里再偷亲两下吃个豆腐,可能还会逗贫耍贱地讲两句肉麻话让怀里的人耳尖沾上颜色,再过分一点,漂亮的眼睛里就会泛起水波,雾气氤氲。

 

但是,他是谁呢?

 

虽然赵云澜活的时间长了点,但他自认为记性不差。何况干他们这行的,只要见过一面的人,哪怕匆匆一瞥,事后如果需要,也得能回想起来。

因此赵云澜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奇了怪了啊,这么个大活人怎么跑我脑子里了?”

 

但不可否认,美人总是让人心情愉快,赵云澜觉得堆在心底的压抑烦躁一扫而空。甩甩脑袋边吞云吐雾边手贱地揪大庆尾巴撩闲。

 

大庆身上的毛都炸成一团“你干嘛!笑的这么恶心不够还来揪我尾巴!!”

一声怒吼大庆扬起爪子开挠。

 

事实证明,就算提早下班龙城的还是堵的一如既往,费半天劲把车开回家,赵云澜终于长舒一口气“还是家好啊。”

 

开门,刚踏过门槛,赵云澜就谨慎的收回了脚。这屋子太整洁,不像他的窝。

抬头看了眼门牌号,确认过眼神,是自己的窝。这位大爷安心的进屋享受仙生了。

心大的赵云澜二话不说冲了个澡就目标明确地奔向自己的床,往上一瘫

 

“嘿,舒服。”

 

舒服是真的舒服,赵云澜一瘫就瘫到了第二天上午。

迷迷糊糊按掉闹钟爬起来洗漱,望向窗外时眼神一滞

“我的乖乖,这厨房也给我改了啊,真敬业。*”

赵云澜正对着镜子小心翼翼的刮胡子时,阳光穿过窗户照到料理台上。他微微眯眼。

 

来了,又来了。

 

这种奇怪的感觉出现第三次了,他仿佛在料理台边看到与昨天幻觉相同的身影,衬衫袖子挽的熨帖,盯着火候看的认真。

 

他在熬粥,没来由的,赵云澜想。他就是知道他在熬粥。他还知道他熬得是白米粥,他喜欢白米粥。赵云澜有点执拗。

“如果你想喝粥了,随时来对面找我。*”还是一样温和的声音。

 

他还想到了自己。那人说完,他接了句话,把人脸都羞红了。

 

“你说你这么好,我怎么舍得放手啊。*”

 

“他真的很好看。”赵云澜不合时宜的想着,他甚至可以想象到那人害羞时眼神躲闪着不敢看自己,抿着唇微微低头,大片粉色从脖颈慢慢爬过玉似的脸最后蔓延到耳朵尖的样子。

 

“嘶—”一走神,手没停不留神就把下巴刮出来个小口子。

 

他到底是谁,赵云澜草草的拿毛巾糊了一下脸,有些头疼。

费劲巴力地找了张创可贴,把刮毁了的下巴贴好。回头看看自己的窝,赵云澜突然有点委屈。

 

他总觉得他家不该是这样的。

鞋架上应该有几双一尘不染的皮鞋,洗手台边放的是两人份的牙刷毛巾。

桌子上还有热腾腾的早餐。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赵云澜的手机突然开始巨响。是特调处固话的特殊铃声,赵云澜一激灵抓过手机。

 

“老赵,今天上面突然来检查,上次做的锦旗记得带过来!哎…!小郭你别乱动,书让桑赞搬你别摔下来!”

 

“行行行,姑奶奶没别的事我挂了啊。”

 

电话里鸡飞狗跳乱作一团,赵云澜也有点头大。他根本不知道锦旗被顺手塞哪儿了,只能翻箱倒柜地找。这一找,就从早饭找到了午饭。赵云澜饿的两眼直冒星星,看到外卖传单也不讲就别的了,抓起来就要订。

 

“哐当”一声,蹲时间长了腿有点麻,赵大处长一激动摔衣柜里了,好在衣服堆厚,没摔出事。赵云澜坚强的去捡掉衣服堆里的外卖单,意外摸出来个卷轴。打开一半赵云澜乐了。

 

“哟,还是古文啊,这写的什么我可得好好看看。”

 

“邓林之阴…”赵云澜突然有种很奇妙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从他心底往上涌。他不由地换回长袖博带的青衫一点点展开卷轴逐字地读。

 

一瞬间,他好像穿过万山回到了最初相遇的地方,记忆一点一点将他淹没。

 

“沈巍。”他在心中默念。

 

“好名字。”他听到自己这么说。

 

刹那间眼前闪过无数画面。

 

他记起那个人是谁了。

 

他看到沈巍笑了一下“是一个很重要的人为我取的。*”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间,巍巍高峰绵亘不绝…*”

他看到自己趴在石头上和小鬼王说着话。

 

他看到一身黑衣的小鬼王皱着眉头小口地咬着幽畜的肉;

他看到小鬼王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自己,里面装了满满的濡慕和欢喜;

他看到自己抽筋后小鬼王在大雨里跪到晕厥….

 

“我答应你。”

他看到小鬼王接过担子。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

 

“虽永世负重前行,吾往矣。”

 

他看到小鬼王一点一点长成斩魂使的模样,而后在漫长孤独的岁月里把自己打磨的君子端方。

 

最后,他看到沈巍把被擦去记忆的自己推的远远的,直直送到神农药钵身上。

 

“沈巍,沈巍。”

 

“你怎么能让我我怎么能忘了你呢。”

 

他几乎是有些埋怨地想着。

 

沈巍是在他没出现时孤寂沉默长大的酸;是赵云澜遇见他后心动牵挂的甜;是为了他默默取心头血的涩。


岁月悠悠, 酸涩两人都尝过无数遍了,看得到的以后只剩蜜糖芬芳。

 

心头万般滋味都是他给的,他还记得自己说,要他好好烦烦他这一辈子。

 

该被搁在心尖上的人,怎么就对自己这么狠呢。

 

他还有数不尽的时光准备和他分享,可惜不能再见了*。

 

 

 

 

 

 

 

 

 

 

*为原文引用和剧版台词引用化用

原文贴一下有两句忘记是剧还是原文里的了找到再贴

 

那是个身材修长的男人,盛夏里也穿着整整齐齐的长袖白衬衫和熨帖的西裤,挺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的眼镜,手里夹着一份教案,看起来又斯文又干净,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浓重的书卷气。

 

 

“烟酒对身体不好,赵警官这么年轻,多少节制一点的好。

 

作为一个刑侦人员,哪怕是有点非典型的刑侦人员,也要有这么一项基本功——认人的能耐。

  干这行的,脸盲症最耽误事,只要见过一面的人,哪怕匆匆一瞥,事后如果需要,他也得能回想起来。

 

因此赵云澜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赵云澜沉默了一会:“如果不是神农算计着,在你决定剥夺我记忆的时候,放出了真正的昆仑君,我会怎么样?和所有人一样一觉醒来就什么也不记得了,从来不知道世界上还存在过一一个你?和你有关的东西说不定也会消失,到时候我是不是只会奇怪地想,我的厨房是被谁改造的,  对吧?。

 

有名字吗?你叫什么?” 

“……嵬。” 

“哪个嵬?” 

“……山鬼。” 

“山鬼?”昆仑君趴在大石头上,挑挑眉,“应景,只不过气量小了点,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加上几笔,凑个巍得了。”

 

那本是一个极尽温柔缠绵的吻,直到赵云澜觉得自己心里某种东西正飞快地往外流,他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  可是沈巍扣住他后脑的手掌如铁,怎么也挣脱不开。赵云澜的心口冰谅成一片,而与沈巍从相识到熟悉....乃至到现在的点点滴滴,全都浮光掠影般地从他眼前闪过,让他清晰地感觉到,一只手正在毫不留情地一一点一点地擦去它们。

  沈巍的周身着起了火,直到长发与长袍一同被卷进大火中,他终于放开了已经晕过去的赵云澜,将他推开,送到半空中,  落到了远远的、正震惊地望着这边的神农药钵怀里。

 

可惜不能再见了。(原文里这句话是沈巍的)



-----------

最后放点碎碎念 没啥营养

很惊喜好多小可爱点了小红心小蓝手 感激不尽!!!

然后是关于Tag问题 

我不觉得我的Tag打的有问题。

有问题也别找我,我管不着您怎么想的。

不接受反驳 我的地盘我做主✌️ 

您觉得有问题是您的事, 和我无关 。

要是憋不住找自己亲友说去,没听说看个东西心里不舒服还要售后的。

不喜欢还看下来真是难为您惹 ,为什么不早点关掉 ?浪费时间浪费生命还要费力气评论??

在我这跳,我就拉黑,别在我评论里和妹子回嘴。


评论(37)
热度(564)

© Kilig | Powered by LOFTER